主題: 剛剛山西柳林首富被判死緩期:扇縣委書記耳光、為老宅風水強改黃河河道!

  • 二無止境
樓主回復
  • 閱讀:1520
  • 回復:0
  • 發表于:2019/11/6 8:49:39
  1. 樓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府谷社區。

立即注冊。已有帳號?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

陳鴻志(資料圖)


11月5日上午,山西省長治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被告人陳鴻志等人犯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罪,被告單位山西凌志能源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和柳林縣孟門運銷有限公司犯非法采礦罪、非法占用農用地罪等罪一案進行公開宣判。


自2005年以來,被告人陳鴻志、高海平、劉平等人,以陳鴻志經營的企業為依托,開始實施違法犯罪活動,2006年底正式形成以陳鴻志為組織、領導者的黑社會性質組織。該組織骨干成員基本固定,組織結構穩定、層級明晰、職責分工明確,組織成員達七十余人。


該組織以開辦公司、企業等方式“以商養黑”,通過尋釁滋事、故意傷害、強迫交易、非法采礦、騙取貸款和票據承兌、非法占用農用地、不報安全事故、妨害信用卡管理、隱匿、故意銷毀會計憑證、逃稅等違法犯罪活動“以黑護商”,攫取巨額經濟利益,具有強大的經濟實力。該組織將獲取的部分經濟利益用于違法犯罪活動和維系組織的生存、發展。


該組織為確立、維護、擴大組織的勢力、影響和利益,以暴力、威脅或其他手段,作案百余起,其中犯罪事實91起、違法事實27起,涉及18個罪名,侵犯不特定多人的人身權利、民主權利、財產權利。


該組織通過操縱***把持農村基層政權;利用個別國家工作人員的包庇、縱容,稱霸一方;實施故意傷害6起,致1人死亡、8人輕傷,實施尋釁滋事11起,造成多名被害人輕傷、輕微傷,實施非法拘禁17起,30余人遭到拘禁,通過上述暴力犯罪在當地形成威懾力;越界盜采相鄰企業煤炭資源總量價值高達40億余元,對煤炭資源及生產秩序造成嚴重破壞;長期通過虛構合同及發票的手段騙取多家銀行貸款近600億元,嚴重破壞金融市場管理秩序。該組織在山西省柳林縣形成重大影響,嚴重破壞了柳林縣當地的經濟和社會生活秩序。


依 法 裁 判


被告人陳鴻志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故意傷害罪、強迫交易罪、窩藏罪、非法拘禁罪、尋釁滋事罪、搶奪罪、破壞生產經營罪、非法占用農用地罪、非法采礦罪、騙取貸款、票據承兌罪、不報安全事故罪、妨害作證罪、妨害信用卡管理罪、隱匿、故意銷毀會計憑證罪、幫助毀滅證據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被告人高海平犯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故意傷害罪、尋釁滋事罪、非法拘禁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被告人張運強、王明亮、高建彬、李全宏犯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分別被判處六年至三年不等有期徒刑;馮彥軍、陳富香等68名被告人分別被判處二十年至一年零二個月不等有期徒刑;被告單位山西凌志能源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和柳林縣孟門運銷有限公司被判處罰金共40.4億元;對黑社會性質組織及其成員聚斂的約80億元財物及其收益,依法追繳、沒收。對公訴機關指控的胡永發等4名被告人因犯罪已過追訴時效期限,裁定終止審理。


縣委書記耳光


據當地知情人士透露,退伍兵出身的陳鴻志在柳林縣深耕20年,依靠圍堵打砸、挖溝斷路、組織黑社會、強迫低價收購、操縱基層***,控制柳林縣政權發家。


曾被他扇耳光的縣委書記就是柳林縣原縣委書記王寧。

王寧原來任柳林縣縣長,按當時干部任免規定不能在本地提拔書記,必須異地提拔,但在陳鴻志資助2000萬元資金、四處活動運作后,王寧終被違規提拔為柳林縣委書記。陳鴻志還通過在煤炭大酒店為王寧安排房間和女人,長期控制王寧。有一次,王寧因為替陳鴻志辦事不力,被陳鴻志當眾扇了耳光。


通過對柳林縣主要領導的控制,陳鴻志將自己的同學、親戚、朋友安排在了政府、公安、煤管、土地、水利等要害部門,為其非法占地、越界開采、私挖亂采、涉黑犯罪提供保護。

當然,在當地也有不服陳鴻志的官員。成家莊鎮黨委書記陳秋平就是其中一位。因不配合陳鴻志圍堵鄧家莊煤礦,陳鴻志先于2016年***騙陳秋平到煤炭大廈,安排保安奪走陳秋平的手機;接著于2017年元月,策劃安排成家莊村支書李晉東在家宴請全鎮各村支書,鼓動所有支書聯合告陳秋平的狀,然后疏通柳林縣委書記王寧,讓停了陳秋平的職。最后,2017年清明,陳秋平要回家上墳時,陳鴻志安排人搗毀了陳秋平家的祖墳。



坐擁341處房產,曾為風水修改黃河河道


據央視報道,陳鴻志被抓后,其老家柳林縣孟門鎮李家塔村,仍能看到陳鴻志在此留下的點點滴滴。陳鴻志的住宅達3800多平米,后靠山、前望黃河。專案組辦案民警在采訪中稱:“(陳志鴻)民宅有噴泉,住宅在老宅的基礎上翻新,造價非常昂貴,看起來非常奢華。”陳鴻志還為了所謂的“風水吉利”,將黃河河道改修,在家門口建起了大壩。


陳鴻志被捕后,涉案財物被扣押、查封、凍結。僅房產一項,辦案人員就在北京、太原等地發現341處約252481.93㎡,估價50.1億元。


上述報道稱,包括大量房產,公安機關共扣押、查封、凍結涉案財物初步評估約78.4億元,凍結銀行賬戶133個,凍結資金共計6.3億元;凍結銀行股份3.6億元;土地16.25公頃,估價5.4億;查封汽車估價13億。同時,在財務狀況審計中,初步認定該集團偷稅約1.9億元,應入未入賬收入6.25億元。


長治市刑警支隊辦案人員在接受央視新聞頻道采訪中稱,陳鴻志名下黃金總共20公斤,價值550余萬元;手表12塊,價值約800萬元。


除此之外,還有大量的瓷器、掛件、字畫、石頭、玉器、名酒等物品,以及扣押的車輛。


長治市公安局局長喬亞民稱,陳鴻志這個人就是一切為了金錢,為了金錢不顧一切,打擊涉黑犯罪要求“打傘斷血”,“在北京、太原等地幾百處房產,這個量是大得驚人,超過人們想象。他的這個財富帝國都是受害人的血和淚為基礎的。”


喬亞民還稱,以陳鴻志為首的犯罪集團,是一個具備了所有黑社會組織犯罪特征的、以公司型架構為載體的犯罪集團。這個犯罪集團主要的犯罪點就是,煤炭和相關的煤礦。


據央視新聞,“以打開路”是陳鴻志犯罪集團的一個首要特點,暴力手段貫穿在陳鴻志黑惡發家之路的始終。


辦案民警在采訪中稱,通過調查發現,陳鴻志及其手下不僅對社會上的群眾實施過多起毆打,也對單位內部員工實施毆打和體罰。


一位受害者稱,體罰包括俯臥撐、仰臥起坐、蹲下起立,人稱“251”:兩百個俯臥撐,五百個仰臥起坐,一千個蹲下起立。“做不了也得做,不做就打。”



從擦鞋工到煤老板,逐漸建立起百人保安隊

實際上,自陳鴻志創業以來,其在柳林的大小“事跡”便一直流傳著。一名知情人士稱,陳鴻志以及他的凌志集團在柳林聞名已久,其手下多達兩三百人的保安隊,更是讓當地人聞之色變。

他說,陳鴻志在1998年前后曾當過兵,但兵役未滿便在1999年從部隊回到了老家柳林,“當時是家里給他在一家國企安排了工作,他便提前回來了,后來因發生變故,工作沒有安排到位,之后的一段時間,他就變成了社會閑散人員。”

上述知情者表示,陳鴻志從部隊剛回到柳林那段時間過得十分落魄,吃飯都是個問題,“他甚至在桑拿洗浴中心給客人擦過皮鞋。有一次他姐夫錢包里丟了幾十元錢,姐姐懷疑是他偷走了,這件事當時讓他覺得十分窩囊,也成為他決心創業的***因。”

1999年末,陳鴻志在柳林縣蔡家坡村創立了星火石料廠,他的一名前員工劉江告說,星火石料廠最初到底是怎么發展起來的、陳鴻志又究竟是從何處籌錢創業現在已經很少有人知道,“他倒是經常會在每個月8號的全體員工大會上講述他的創業故事,如被冤枉偷錢,擦鞋等。他認為這些事跡很勵志。但關于他的發家史他從來都是蜻蜓點水,并不詳談,大家只知道他是從這個石料廠起步的,陳鴻志真正成了柳林縣的名人,是在他當了煤老板之后。”

2003年,陳鴻志開始涉足煤礦,劉江稱,那一年陳鴻志先后承包了成家莊煤礦和興家溝煤礦,也是從那一年開始,他的保安隊逐漸在柳林縣傳出了惡名,“保安隊最初都是由一些社會閑散人員組成,有的甚至有案底,這在當時并不稀奇,任何一個煤礦沒有這樣一群人是沒法立足的,這也不是陳鴻志首創的,但他卻對保安隊十分看重,這些人除了在煤礦之間的利益爭奪中發揮作用,有時遇到村民鬧事,也要靠他們保駕護航。”

從2003年到2007年,陳鴻志旗下的煤礦迅速發展到8個。公開資料顯示,陳鴻志在2003年注冊了“柳林燎原商貿有限公司”,后與其旗下的主體煤礦、洗煤廠等整合為山西凌志能源投資集團有限公司。

劉江說,陳***的8個煤礦后經整合,最終只留下了王家墕煤礦、劉家莊煤礦、陳家莊煤礦和興家溝煤礦四個,盡管數量減少,但公司效益未減反增。在此期間,他的保安隊也迅速發展到上百人。

陳鴻志收購、合并煤礦的那幾年,也是其保安隊在當地最為“活躍”的幾年,“為搶奪資源,平息村民鬧事,他們經常數十人甚至上百人一同出動,有時甚至將人打至多處骨折,久而久之,人們對陳***的保安隊也從憎惡變成忌憚。

劉江說,最初幾年,陳鴻志帶領其保安隊造成的有影響的打人、傷人、拘禁事件加起來至少有十多起,這些惡性事件勾畫出陳鴻志的“惡霸”形象,也逐漸穩固了他在柳林縣的勢力.

今天,陳鴻志的黑社會帝國終于崩塌了。


  
二維碼

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
加入簽名
Ctrl + Enter 快速發布
今天码报图四不像